失智老人骨折術後的照顧

2017.03.01發佈

【文/王淑君副主任】一條掌管記憶的線,記錄生命歷程、記錄悲歡離合、記錄喜怒哀樂,記錄過往的種種,但失智讓這條生命的河,水流不再活躍,這條線在記憶的刻劃中隱隱浮現,時而消失,在老人機構的工作中看著生命就在一點一滴中流逝。章伯伯住在本家 14年了,在民國85年診斷輕度失智,70歲患失智及重聽這歷程伴隨著他和工作人員十年的光景,可想而知說不通、聽不懂,伯伯在自己的世界裡,封鎖在過去的。


伯伯現年86歲,警察退休,或許過去抓小偷的強力連結關係,經常鬧小偷;有終身俸的他哀嘆苦呀錢不夠用,要寫信給上面說說;他身體不好,說不出那裡不舒服,真說死了怎麼辦後,院長告訴伯伯後事隆重辦理,還要請大家吃便當,這時他會開心的說這樣好。平日没事下下軍棋,下棋時如將軍指揮打戰,真没輸過,當伯伯贏棋時他會搖頭說唉呀你不行呀!如果找不到人下棋他又會說不像話,這麼大的地方没人會下棋,此時間陪伯伯下棋,他又很開心說:會下棋的小姐有氣質。過去他會玩槌球,真的出國比賽拿冠軍,偶爾看了別人打槌球會湊過來指導說這姿勢不對,平日走走坐坐睡睡生活如此。狀況好時生活平順,但混亂時期特別多,在天黑前的黃昏症後群,讓這個充滿不安的老人瞬時活躍起來爆躁不已,眼神充滿憤怒,伯伯的房就在我辦公室的對門,曾經有次請實習生協助我記錄來幾次,在下班前30鐘,他來講同一件事就達20多次,事實上在這之前頻率就很高了。他没事時可愛不可言喻,是院長和大家的寶,没有親人的他工作人員早就是他可以信任和託付的家人。


他的身體和他的腦袋常常對不到一起,去年一次跌倒導致右手骨折,上了大半年石膏,他常忘了石膏的右手,但吊帶經常吊左手。今年四月份聰明但失智的伯伯想大跨圍欄邊凳,跌倒左髖骨骨折這下是院內的大考驗,考驗專業、考驗耐心、考驗照顧品質,住院開刀期間如臨大敵,需預防情緒躁動,醫院怕伯伯腳彎曲在小腿上石膏,住院期間因著陌生的環境,只要伯伯一醒來面臨恐懼不斷的拉扯及嘶喊,連醫院都受不了,回到本家已無法再留安養房,因此轉養護區照顧,但失智和重聽無法有效溝通,無法聽懂及配合護理照顧,情緒躁動日夜不停大喊大叫甚至叫到天亮,夜間不睡眠白天睡大覺,喉嚨聲帶叫到受損,說話聲音沙啞,也妄想有人害他之行為,因伯伯過度躁動暫時使用保護性床上約束帶,仍要自行下床活動,且情緒躁動不願配合,給予保護性約束,他又會自行掙脫約束,嚴重影響其他家民生活安寧,連帶伯伯也無法安靜調養。


此狀況下團隊是接力在照顧伯伯的,修女在這時期安排過去他熟悉的照服員羅內利支援照顧,也將他過去原有的家俱及擺設,衣服掛好幫助他穩定,過去熟悉的社工及辦公室的人是好人,但日夜照顧他的護士和照服員成為壞人,維持二個多月混亂的景況,焦慮、恐慌,對他及其他人真是挑戰。


6月份解開約束後,他開始練習走路情緒明顯趨於穩定,也許因為没有太多記憶、也就没有太多思考的限制,幾次復建科復建後,就由照服員每日陪他走路,二個月後在很短的時間內不用再推輪椅,不用人扶就可自行走路,半年後已回到受傷前的狀況步態平穩,行動方便後又常走錯房造成其他長者的困擾,院長只好要社工在房門上貼他的大照片,寫好名字方便他辨視,章伯伯帶給我們很多的難題,但他也給我們在工作無窮的樂趣,如家中一寶,寶貝我們照顧的每一位長者,長者在機構的生活適應佳及滿意,機構和工作人員為長者在晚年生命歷程中提供不一樣的價值,工作人員皆應珍視這價值,在章伯伯身上再次感受到工作人員的專業及可愛,在工作人員身上看到照顧辛勞及感動,持續陪伴長者生命過程中最後一里路,使得功德圓滿。


照顧失智長者的過程極為辛苦,卻也再度說明服務照顧除了專業外,愛和耐心是基本核心,當全球醫療各界對失智的治療束手無策時,家屬或照顧機構如何以認知和包容對待我們的長者渡過混亂的時刻,而生活中愛能解釋和包容一切。從事老人工作常常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,走進長者的生命故事裡,感動這個年長的身心靈充滿美麗與哀愁,用心照顧提昇品質,辛苦與回饋自然會書寫刻劃在每一個環節及大家的記憶中。

汽車保險

機車保險

住宅火災保險

旅平險+不便險